杨幂变成黄蓉:AI换脸背后的狂欢与生意

浏览量:13 次

AI换脸,恶搞与狂欢背后还有什么?图/pixabay


能让好莱坞巨星拍小黄片、让杨幂变成黄蓉的AI换脸技术,正在变成一门大生意。



今年3月,B站上一个名叫“换脸哥”的用户上传了一条1994年版《射雕英雄传》的片段,将里面黄蓉饰演者朱茵的脸换成了杨幂的脸。这段视频很快被撤下,后来被网友揶揄为杨幂的“演技巅峰”。



这是AI换脸技术在中国公众面前的首次大规模亮相。


此前,即使是静态的人物照,再纯熟的修图高手也不敢打包票能把人脸换得不留痕迹。于是,这个能将视频中的人脸换成他人的脸,从眼神、表情到脸形都严丝合缝的技术,立刻引起了人们的兴趣。


不久,更多作品跟风而至,热心网友利用该技术,将某平台女主播的脸换成刘亦菲、杨幂、唐嫣、范冰冰等女星的脸。


效果这么到位的话,让这些女星的脸出现在小黄片里也绝不是难事——实际上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多起。


在朱茵“变成”杨幂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包括斯嘉丽·约翰逊和《神奇女侠》女主角盖尔·加朵在内的多名女星曾“出演”多部色情电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则“出现”在一个视频中痛骂现任总统特朗普。


很多人为之惊讶,原来见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国外一些头脑灵活的创业者已经在尝试以AI换脸技术为基础进行商用,不久的将来,AI换脸会变成一门生意。



一场全民换脸的恶搞狂欢


视频换脸不是凭空冒出来的黑科技,近十年的电影特效技术,已经能够做到这一点。


通过面部表情捕捉等技术,电影特效公司可以让演员饰演动物或者怪物,让他们返老还童或者从少变老,更有甚者——死而复生。


我们在大银幕上能看到青春年少的莱娅公主、终结者T-800和会说话的猩猩,正是这项技术的成果。


但电影特效应用的这一套技术跟AI换脸存在本质区别。


目前而言,前者效果更好,不过工艺流程更复杂,成本极高,一个镜头下来就烧掉几万甚至几十万美元,根本不可能用来做一个恶搞视频。


后者虽然效果不尽如人意,成本却低得离谱,入门级的AI换脸软件在网上被免费传播,人人取之可用。


随着机器学习算法的快速学习与进化,换脸的效果迟早会好到人类凭肉眼无法辨认的地步。视频的脸都能换,照片就更不用说了。


图/pixabay


AI换脸的大规模平民化应用始于2018年年初,美国贴吧网站Reddit上一个至今不知真实身份、名为“Deepfakes”(不妨翻译为“深度造假”)的用户上传了一个AI换脸的程序,很快被网友玩得一发不可收拾。


数以万计的名人色情电影迅速充斥Reddit,随后全球头号成人视频网站Pornhub的各种推送页面也被占领,最后连大众社交网络Twitter也沦陷了……


对AI换脸在法律、道德、网络安全等方面造成威胁的担忧和批评,开始取代全民换脸的恶搞狂欢。


面临法律和公关等多重压力,Reddit、Pornhub等网站先后撤下所有AI换脸视频,并宣布此后禁止类似视频上传。



欲望的生意:

把自己变成色情片主角


色情产业是最早也是最积极拥抱AI换脸的产业之一,最顺水推舟的应用是给色情电影中的角色换脸。


既然可以把名人的脸换上去,自然也可以把任何人包括自己的脸换上去。


美国成人片厂商Naughty America在2018年便推出了这项服务。用户提供个人的图像资料和需求,就可以开始定制一套你当男一号(或者女一号)的色情电影了。类型从普通电影到VR电影,任君选择。


你可以和你最喜欢的人——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名人一起出现在一个场景中,还能把片中的人物设置于海滩、冰天雪地、天上人间等现实里不可能拥有的环境中。


图/pixabay


这样的服务当然会引起极大争议。


Naughty America首席执行官安德里亚斯·赫罗诺普洛斯(Andreas Hronopoulos)表示,AI换脸技术具有很大的市场潜力,应当物尽其用——只要这种剪辑视频仅用于满足个人需求、不会伤害别人即可。


“在我们看来,个性化定制是整个娱乐产业的未来。”


Naughty America官网如此介绍其AI换脸个人定制服务:“我们一直致力于帮助人们实现他们的幻想,也将继续凭借最前沿的技术为用户在发掘个人幻想的过程中提供更深度、更个人化的性体验。”


AI换脸的应用绝不仅限于为自己拍个小黄片,影视剧、游戏等所有与图像有关的产业都会因此迎来深刻变革,定制化将成为重头戏。


此外,AI换脸的底层算法同样能应用于图像以外的领域,可以预见,人脸、身材、声音、动作乃至说话方式和内容的模拟工具,将会在短期内陆续出现。


图/《黑镜》


在《黑镜》第二季第一集中,女主角通过将相关数据输入模拟软件,得以重现亡夫的声音和说话方式,通过和“他”通话谈心排遣孤寂。


最后,她甚至将数据输入一个按丈夫模样定制的仿生人中,把丈夫“制造”出来与自己生活。这或许是目前人们对于AI换脸相关技术最极致的想象之一。


恐慌的生意:

如何确保那是一张真脸


AI换脸风险很大。


名人变成色情电影主角的坏影响在其次,当我们亲眼所见的视频真伪难辨,这意味着将来无论公共空间还是私人空间,侵犯隐私和误导他人的难度将大幅降低,骗子的花样也变多,人们应对这些威胁的成本会大大增加。


比如今天你的好朋友急需用钱叫你转账,你或许可以马上开个视频通话跟他确认是否属实,而有了AI换脸,你怎么知道视频里的那张脸就一定是你的好朋友?


可以预见,用不了多久,人们便会开始对自己看到的视频产生疑心。当有人看见自己妻子或丈夫的出轨视频时,相信他(她)会很愿意花点钱——哪怕贵点,去验证一下这个视频是不是被AI换过脸的。


恐慌的生意总比欲望的生意更赚钱,这显然将成为技术领域的又一个风口。


最熟悉的脸,也会难辨真假。图/pixabay


识别AI换脸技术的常见模式有两种。


第一种比较直接:通过像素、元数据的变动以及光线折射是否合乎物理学等标准,判断图像是否曾被修改。随着换脸技术的升级,这种方法会越来越费劲。


第二种比较彻底:所有图像在最初拍摄的时候就打上标签,将图像以及拍摄时所在地的坐标、时区、海拔高度、附近的Wi-Fi列表标签等所有信息都上传到数据库,在后续传播过程中,可随时通过比对原始数据来确认图像的可信度。


分别位于英国和美国的两家初创企业——Serelay和Truepic,正致力于实现第二种模式的大规模民用。它们计划通过推出图像拍摄的软件应用或将技术嵌入第三方平台,让所有新拍摄的图像都打上自家的标签。


试想,一旦事成,类似的图像辨识技术或许将成为未来图像产业的标配,这个市场有多大,不言而喻。


2015年克雷格·斯塔克(Craig Stack)离开高盛创办Truepic时,AI换脸尚未进入大众视野。相亲网站和约会软件上充斥着修图过度的美女俊男照,这让斯塔克觉得识别照片真伪会是一个不错的商机。


人类总热衷于用技术制造面具,再用技术揭掉面具。图/pexels


后来的发展远超出了识破P图美女的范围。


2017年叙利亚发生疑似化学武器袭击,美国等国和俄罗斯、叙利亚在联合国就袭击现场传出来的视频吵成一团——这视频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很快就有政府机构、NGO购买Truepic的软件,以便为之后要摄制的图像做技术公证。


2018年年初,AI换脸制作的名人恶搞或色情视频被四处散布,人们开始意识到AI换脸技术的威力与威胁。Reddit等网站在被折腾得不胜其烦后,找来Truepic为自己提供图像识别方面的技术支持。


文物保护组织、保险业等大量需要归档记录的行业陆续成为Truepic的客户。


2018年6月,Truepic完成800万美元的A轮融资。随后芯片巨头高通也跟Truepic接触,并宣布开始合作——未来配置骁龙芯片的手机,可能直接附带Truepic的图像标签和识别功能,从源头确保图像的可信度。


换脸与识破假脸,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相较于防恶搞侵权或防诈骗,更迫切的是如何避免AI换脸技术威胁国家社会的安全稳定。


如果哪天假特朗普在视频里说俄罗斯刚刚朝美国扔了核武器,便足以制造毁灭性恐慌。


AI换脸出现在Reddit上的两年前,美国国防部下辖的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便开始进行识别AI换脸视频的研究。


据外媒报道,在砸下6800万美元后,DARPA在2018年宣布成功开发出一套识别系统。但有专家认为,换脸与识别,这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较量不会停止。


国家机器必须保证盾能一直挡得住矛,这不是做不到,只是会很花钱,未来的投入将会是个无底洞。


图/pixabay


这种国家级别的AI换脸识别项目如此昂贵,恐怕短期内只能满足国家安全管理等领域的需求,廉价的商用、民用版本估计还遥遥无期。


AI换脸技术的应用越广泛,意味着它带来的隐患越棘手。技术的发展甚至让群众面临着睁眼瞎的危机——当眼见不再为实,整个社会的思维方式、价值认知和道德观念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撼动。


作者| 李屾淼

本文首发于《新周刊》539期

欢迎分享文章到朋友圈

新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推 荐 阅 读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文


张爱玲电影,你就说有谁能演得好?


大冰的新书,我们不推荐 | 硬核读书会


免签一时爽,落地都是坑

癌二代:生死之间,我为父母争取最后的尊严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杨幂变成黄蓉:AI换脸背后的狂欢与生意